×

Loading...
Ad by
  • 请关注我们Twinkle 星悦假期 905-604-6100,尊享机票旅游优惠价,轻松走遍全天下
Ad by
  • 请关注我们Twinkle 星悦假期 905-604-6100,尊享机票旅游优惠价,轻松走遍全天下

《族斗》二十三

土改试点运动结束后,田兆新目睹了官场的勾心斗角,感到有些灰心,他想,还是学校知书达 理,可能干净些吧,于是一再申请干老本行,回学校任教,不久,被任命为三水中学校长并党支部书记。腾出区委办公室主任一职由权生安接管。可是权生安不会整理文案,于是便将县公安局的乔迁调下来担任区委秘书长。这乔迁原本是滕书记的部属,当然大家都乐意。

乔迁从县局一个普通干部到三水区任区委秘书长也算是升迁,区办主任权生安在他到来时,准备 举办酒宴为他接风。事先,权生安拿宴请名单来请示滕书记,滕书记看了皱起眉头说:“我们提倡延 安作风,请这么多人搞么什?”区政府以外的统统划掉。这个名字也拉掉了!

“宋区长?”

滕书记点了点头,说:“此人碍眼!”

“我也晓得,此人是个魏廷(注),头上有反骨”权生安讨好说:“我只是想,顶头上司,应付应付而已。”

“那个宋哲作呀,我听说过,那是株带刺的玫瑰,要设法把他挤走!”

“喔哦,你也晓得那个?”

于是他仨凑在一起,叽叽咕咕了一阵,最后,滕书记点了点头,说:“那就试试吧。”

当时,三水大地一哄而起办起了许许多多的农村生产合作社,到处一片乱嘈嘈的。于是,滕飞龙 就派宋区长下去整顿。正是群众不满意或者管理干部不足的,宋区长就一律叫下马,一到一个月的工 夫,成片成片的合作社都叫他砍光了。

不久,中央召开农村工作会议。批判了一批右倾机会主义顽固分子,说他们是‘小脚女人走 路,’要对他们‘击以猛掌’,拉下马来,靠边站。这样宋区长的倒霉也就在劫难逃。

据说,批判会上,宋区长拒不认错。他狡辩说:“我是奉区委的指示,下去整顿的,错在哪里?”

“区委叫你整社,没叫你砍社呀!”权主任说。

“那些合作社条件不成熟,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能怪我吗?”

“挫伤了那些农民的积极性?富农,上中农?这是典型的右倾机会主义谬论,为什么听不到广大 贫下中农的意见呢?真是一叶遮目,不见泰山!”乔迁也说。

权主任说:“你分明是跟滕书记作对,跟党作对,成心拆合作化运动的台!”

“我不过是跟左倾蛮干说‘不’,你们两个除了‘哼哈’还懂得么什?”

权主任听了,十分恼火,上去就揙了他一耳光,大伙见了,先是一愣,接着便叽叽喳喳议论起 来;宋区长捂着脸,气得直喘,大声吼道:“姓滕的,是聋了还是瞎了,如此无法无天,不闻也不 问?”

“我看着哩,谁说不闻不问?”滕飞龙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斗争哲学,触及灵魂叫斗争,触 及皮肉也叫斗争,有么什大惊小怪的。”

刚才一时冲动,揙了那一巴掌,权主任心内有点发怵;见乔秘书没有动手,又听大伙的议论,他 就更心虚了。有了滕书记这番言论,他才感到踏实起来。心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拢去又踢了宋区长一脚,并且说:“毛主席叫‘击以猛掌’,我就活学活用,‘踢以猛脚’”。

乔秘书见了,也装积极,拢去就是一拳。宋区长再也受不了了,当时就捆上行李回澴水,再也没 有回来。不久,为了加强党的领导,区长一职也由滕书记兼任起来。

那场批判会后,大伙见权、乔二位捧滕书记卖力,心内有看法嘴上不敢说,于是根据宋区长的 “你们除了‘哼哈’,还懂得么什?”那句话,给他俩取了个璧合的名字‘滕哼哈’。

权主任,乔秘书不觉有什么得贬义,一次滕书记半开玩笑说:“你们情愿给我当‘哼哈’吗?”

“那有什么不情愿的,跟着正确路线走,有什么不好的?”乔秘书说:“恩格斯实际上不就是跟 马克思当哼哈吗?还有咱们的刘副主席,周总理——”

“得了得了,不要扯远了,谈论当权人物的长短是要慎重的。”滕书记岔开说,“当前革命形势 发展迅速,用恩格斯的话来说,就是一天等于二十年,希望我们能够一条心,在三水干出一番事业 来!”

“一定一定,您指哪里,我们就奔哪里!”权、乔二人异口同声说。

当时,批判了右倾机会主义以后,干部群众革命干劲高涨,一夜之间实现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 社员们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干部又宣布,咱们转为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了。又过了没多久,毛主席 “人民公社好”的号令下来,三水大地一下就成了“三水人民公社。”

那人民公社据说一大二公,实行政社合一,领导起来得心应手,干部当然好当。社员群众不愁 吃,不愁穿,不用费心思,当然高兴,各种喜事层出发不穷,报喜的队伍敲锣打鼓,踩着高跷,一家 比一家热闹,一家比一家新奇,三水大地,热闹空前。

在三水人民公社成立大会上,滕书记发表演讲,他说:“在短短的四五年时间里,我们经历了从 土地改革,到人民公社化这一光辉的历程。农村生产关系经历了从封建地主阶级所有制到农民群众集 体所有制,再到如今的人民公社所有制。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说明么什呢?说明政权的重要性。有 了政权,我们就能调动一切,控制一切,想干么什就干么什,想怎么干,就可以怎么干,不仅生产关 系,上层建*是这样,就是老天爷,也要怕你三分。这几年,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百业兴旺不就 是明证么?”

“哗哗哗”,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

还有,有了政权,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什么人闻奇迹都能创造出来!

又是一片热烈的掌声。

“在这里,我代表区委号召大家再接再厉,戒骄戒躁,创造出一个让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发 抖,让世界人民狂热狂欢的奇迹来!”

“什么奇迹,那么大的威力?”有人听了,不禁自问;而绝大多数人心里想的则是,管他说什么 呢,听听就是;只有少数狂热分子,聚精会神在等待答案。

滕飞龙抿了两口茶水,又“吭咔”两声说:“区委决定,把前进大队岗南生产队建设成一个共产主义样板村!”

这句话有如春天惊雷,大家募地一愣,岗南生产队不就是从原田家湾撵出来的那些另册户吗?他 们也能——

只听腾书记又说:“在岗南生产队取得经验后,再加以推广,在全区实现共产主义社会!”

大家这才释然,心想,滕书记的设想有道理,连岗南生产队都能建成共产主义,其他地工还成什 么问题,于是激动得蹦呀,跳呀,狂欢不己;接着又是鼓掌,又是欢乐,……那声浪大得简直要把大 会堂掀了起来。

这个精神当天传达到全三水,人们狂热起来了,整天集会,彻夜游行,秧歌队、腰鼓队,鼓乐 声、鞭炮声,响彻连天,络绎不绝;‘拥护区委的决定!’‘支持岗南建成共产主义!’

“齐努力,加油干,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齐欢呼,把歌唱,共产主义就是我们的明天!”等口号响彻三水大地。

滕书记很会掌握运动的火候,群众发动起来了,又适时地把它引向纵深,吩咐各个部门,各个单 位,用各种形式,人人表态,个个亮相,一时间,笔报,墙报,宣传画贴满街街巷巷,演唱会,朗诵 会起起彼伏,涌现出许多激动人心的典型。其中三水中学的《共产主义畅想曲》朗诵会就是例子。

朗诵会的主角就是老教师屠润普。这位屠老师,父亲也是老教师,解放前因参加爱国民主运动, 被国民党特务所暗杀。屠老师遵父亲的遗愿,在解放前夕,积极参加护校斗争,立过功,受过奖励。 解放后,调来三水中学担任教师,才过几年舒心生活,哪知运动不断,什么肃反,思想改造,反 右……一场接一场,搞得他差点赶不上趟,吓得他那张知识分子的“皮”,差点无“附着处”。而今 就要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了,一切苦恼,一切灾祸就要永远告别,叫他激动不已,朗诵会上,他灵感睿 发,满腹激情化作一首《我欢呼,共产主义就要实现!》:

“我笃信“大同世界”,

也曾崇拜过“三民主义”,

到头来都是

精神奴役,思想禁锢,监狱大牢笼;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

我听到了共产主义,

没有剥削,

没有压迫,

没有贫穷愚昧,

没有时代的一切罪恶;

展现给人类一幅 民主,文明,公平

高度富裕,高度自由

光辉灿烂的崭新社会。

啊,

多么纯粹,

多么完美,

多么到理想,

而今

共产主义大厦就要动土兴建,

我欢呼,

光辉的

共产主义传大理想

终于要实现!”

岗南村的群众大会则又是一样景象:

共产主义样板村要在这里首先建成,作为岗南人,心情是复杂的。比如田育斌,一个留过欧、游 过苏、还见过普列汉洛夫的老知识分子,那天得到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自从发配到岗南以来,自己 等于是入了‘另册’的,每次运动只有挨整的份儿,这次谁知姓滕的葫芦内卖的什么药?不禁想道: “是不是又变着法儿,要搞人人过关?”

田育斌确实命大,土改期间那场族斗,他稀里糊涂地被抓到大队部,打得死了过去,竟然活了过 来;他戴的双料“帽子”,地主分子兼托派分子。每次运动,有人戏称是“主力运动员”,受的罪那 么多,那么惨,竟然活到现在。听到要在岗南村建设共产主义样板村的消息,他又高兴,又担心。高 兴的是,共产主义是人类最美好的社会,他早就向往;担心的是,滕某人会不会搞的是调包计,当共 产主义样板村建成后,把岗南的‘另册户’撵走,把沙子户调进?

田育斌毕竟是个乐天派,那天碰见田育太,谈起样板村问题,他说:“共产主义社会讲究‘各尽 所能,各取所需’,也许姓滕的看准了这一点,我们岗南人有知识有文化,所以选择我们先作样板村人!”

“别做梦娶媳妇,尽想美事”,田育太说:“整起人来那么凶,我不信,他有那副好心肠!”

“那不是么什心肠问题,而是事物发展规律,比如资本家,原始积累之时是那样贪婪,那样残 忍,那样狠毒;后来发达起来以后,讲起自由,平等,博爱,人道主义,主办慈善事业,讲‘回报社会’”。

“我看他们不一样,他们那个学说就是建立在阶级斗争基础上的,用阶级斗争来进行革命,推动 社会前进和发展。他们只会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不会良心发现,立地成佛的!”

“好吧,凭空猜测是徒劳的,还是到会场看看吧!”

到会的人中虽然有饱读诗书之士,也有不少是上过高等学堂,中等专科学校,但都毕竟没有喝过 洋墨水的田育斌思考深邃,一个个的呆若木鸡,心怀忐忑,却又不敢吱声。

主持大会的乡长赵雨生一反常态,倒还和气近人。会议开始他宣讲区委文件说:“共产主义社会 是人类最美好的社会,”在那里“没有阶级,没有阶级剥削和压迫,”所有的人“都是共产主义新 人”的时候,大家一时思考还没有转弯来,只有田育斌对身边的田育太说:“怎么样,我没有看错 吧?”并且站起来,高呼口号:“拥护区委的英明决定!”

“共产主义万岁!”

“共产主义万岁,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人们似乎灵醒过来,但还是将信将疑,只是跟着吆喝了几句口号。

另一个感人故事是二姐婆的临终遗嘱。

二姐婆是小贩出身,恶霸地主田育德服刑后,她曾因造谣惑众挨过批斗,又气又恨,生了一场大 病。痊愈后生意做不成了,靠土改分得的亩把地维持生活;后来随大流入了人民公社,算得是位下中 农老大娘了,搬入岗南村后,政治待遇好于周围邻居,不时还有工作组前来看望。这次患病,她已卧 床好几天了,不能去参加大会,工作组特地派人来向她宣传岗南村要修建成共产主义样板村的‘区委 决定’,她听了似懂非懂。可是听说共产主义不整人,可以过上“天堂生活”心内还是蛮激动的。建样板村需要捐钱捐物时,她特地请来田老六夫妇。

“六叔六婶,今天请您二位来没有别的意思。”二姐婆说:“我要走了,昨夜族长大哥报信来 说,想再听听我那声‘油条麻花酥油饼,又香、又酥甜煞人’的叫卖——”

“哎,那样的话是说不得的。”

二姐婆听了,又想起那次挨批斗,挨跪罚站的情况,不觉浑身颤抖起来。

六老婆子埋怨说:“真是的,一个孤苦老婆子,够造孽的了,吓唬人家做么什?”

“她二姐,她二姐,您别多意,我是怕您说漏了嘴惹麻烦。”

“我哪会多您的意呢,马上要进天堂了,工作组说在那里不兴整人,我攒了五十多块钱银元,请 二老替我捐了,让天堂早点建好!”说着,她从枕头底下找出一个布包袱,一撒手就过世了。

区上新成立的“共产主义样板村筹建办公室”简称‘筹建办’,抓住二姐婆这个感人典型,大加 宣传,很快掀起捐钱捐物热潮,不几天便收集到可观的钱财,钢筋水泥,木料砖瓦等建筑财物和材 料。

样板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根据滕书记的设想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根据全村的住户 数,决定总体结构共四层、三十六门,初步预算了一下,建筑材料首次募捐显然不够,不得不进行摊派。

摊派给赵岗大队的一批木料瓦块,由大队团支部书记赵新成领着一批团员送来,民兵赵小兵却拦 住说:“姓田的修楼房,凭么什要我们拿木料砖瓦?不准拉!”

“这是族斗言论,快乖乖让开,不然开你的批判会,”区政府办公室主任权生安赶来说。

听了区委的宣传,大家虽然将信将疑,但还是向往共产主义的人多,经权主任这么一点破,赵岗 围观的那些人一个一个都离去,剩下赵小兵几个人呆在那里,也无可奈何。不一会副大队长赵长庚, 大队调解主任赵亦秋带领人,拉着车来装建筑材料。赵长庚对围观的人说:“明天就要进入共产主义 天堂了,支援是相互的,争么什姓田姓赵呀?”

“支援是相互的,今天我们支援了姓田的,明天他们就会支援我们。”赵亦秋也说。

“那也得记个账,不能糊里糊涂的就拉走。”

“好吧好吧,不嫌麻烦那就随你的便。”

再一个不识时务的是新华书店三水区营业所的陈三货,那天,权主任带领一批人到书店搜查建筑 材料,陈三货正在忙着给各学校发课本,没有功夫接待区上来人。权主任很有意见,便批评说:“各单位都纷纷捐钱捐物,你们书店怎么没有行动?”

“抱歉,抱歉,学校要开学,等着分发课本哩!”

“把手里的活停下,让营业员去发!”权主任说,“你过来,什么事比共产主义样板村还重要?”

陈三货只好走了过来。

“我们是来搜集闲置建材的,书店有没有?”

“没有。”

“我们要到后面看看” 权主任一行来到后院,发现一堆钢筋,几堆砖瓦,一库房石灰、水泥,便不客气地说:“说话怎 么不老实?”

“这不是闲量建材,而是县局运来修建门面用的。”

“钢筋都锈迹斑斑了,还说不是闲量建材,没收了,统统拉走!”

陈三货不知从哪里读到过,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实现的若干条件的论述,对滕飞龙的异 想天开本来就不以为然;见权生安要真出手,禁不住挖苦道:“笑话,这些建材再怎么说也是国家财产,属全民所有制,你们那个样板村,顶多是一个集体所有制,怎么能没收,乱平调?”

“这是滕书记的指示,你敢抗拒么?”

“我只晓得认理,谁的指示也不行!”

“反了你,还要不要党的领导?”

“怎么不要?我们书店也有党总支,难道不是党的领导?”

“这是分裂党,妄图以一个党组织反对另一个党组织,用心是恶毒的!”

“嘿嘿,吓唬谁呀!”陈三货冷笑说。

这下可把权主任惹毛了,接连甩出一大串帽子,什么“反对滕书记就是反党,”反党就是右派分 子,就是反革命……后来经滕书记批准,调来档案一查,陈三货曾在国民党军队当过营文书,于是被 订成漏网历史反革命分子兼右派分子,判刑两年。

这样一来,再也没人敢出来说“不”了,建筑材料终于筹集齐全了。

腾书记到工地视察,说:“样板村,楼房要结实点,大门楼檐大器一点。”

“那样,建村可能不够用。”权主任说。

“不够就拆那些高门楼,比如赵家岗的广厦、田家湾的双璧大院,那些封建主义建筑残余货色, 早就该拆掉!”

田老六听到这个消息,连忙又去找田兆新想主意。田兆新来到区委会找到滕飞龙,说:“书记 呀,赵岗的广厦大院,田家湾的双璧大院,老屋大院是文物,叫他们不要拆!”

“么什文物,我怎么不知道?”

“您是政治家,当然不会留意那些琐碎事”,田校长恭维道,这是光明日报上面专家撰文,说那 三座大院分别代表南方独立式天井民居与联壁式天井民居,两种不同的建筑风格,建议政府投资加以 保护。拆了就可惜了。

这话还中听,何况他田兆新也算得上是社会名流,上面又有靠山,于是点了点头,说:“好吧, 我跟小权商量商量,材料差不多就不拆了!”

“叫他们一定不要拆,材料不够我来想办法!”

滕飞龙这才答应不拆,广厦大院,双璧大院,老屋大院才得以逃过一劫。

样板村落成的第二天。苏联《伏尔加——长江》大型纪录片摄制组来访,国际友人,又是老大 哥,澴水地委书记秦斌,公署付专员丁克家也随车陪行。听说老大哥喜欢高度白酒,据说他们的窝特卡酒精含量九十多度,所以滕书记特地招呼酒厂拿出六十八度的原浆特曲招待。苏联老大哥们高兴极 了,一人一瓶又一瓶,一个个的喝得酩酊大醉。不过,他们醉得快,醒得也快,睡个午觉,就没事 了。

乘老大哥午休的当儿,地委书记秦斌,公署付专员丁克家随意走了走,丁付专员说:“楼上楼 下,电灯电话,这就是共产主义社会样板?”

“胡扯淡!”秦书记说:“没有高度发展的社会生产力,没有高度的共产主义觉悟,敢称共产主 义社会?”

“这个滕飞龙就是异想天开,自抬身价,故步自封,称王称霸,”丁付专员说,“我们不便管, 不是有个农工部的蹲点组吗,他们怎么看的?”

“如今是个标新立异的年代,慢慢看看再说吧。啊,我有点困了,咱们也该休息一会吧。”

“你休息去吧,我要拜会一个老前辈。”丁克家说,“您还有礼物吧,借我一份。”

“借什么借,随便拿就是。”

他说的老前辈就是田老六。来到老屋大院,田老六老俩口高兴得不得了。田老六说:“我想饭是 不必用了,老伴,快熬碗蜂蜜枣花茶!”

喝了一碗蜂蜜枣花茶,丁克家赞不绝口。接着谈到田金苗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屡立 战功,最后问老俩口有没有什么要求。芸芝老婆子说:“我才四十多岁,大家都在忙着参加建设祖国,我也坐不住,想找点事干干。”

丁克家想了想,说:“这个不难,出来教书可以吗?我叫文教部门派人来调查、安排。”不多 久,县教育局来人考查,安排史芸芝到姬公庙小学担任语文教员,当然这是后话。

那天,刚一麻影,从澴水调来的八台大马力发电机“轰轰轰”的发动起来,三水乡镇农村所有路 灯“唰”的一下都亮了。苏联老大哥用过晚餐,就背上双肩包,骑上脚踏车,到处寻找镜头。

游行开始了,首先出场的是“佘太君秧歌队”,只见一队五六十岁的老婆子穿得花花绿绿,踩着 鼓点进两步、退一步地扭了起来,苏联老大哥翘起大姆说:“啊清哈拉灼!有诗意!”

接着高跷队,他们脚登半人高的跷蹬,装着一台一台戏剧造型,边走边唱道:“奴在耶,房中 耶,包小脚,唉嗯唉小伙子,竖起梯子唉,快把窗儿开哟朗嗨……”

另一位老大哥说:“大庭广众,偷情谈恋爱,滑稽,有趣!”

第三队是蚌精写真。讲的是一个大蚌正在水边张开贝壳睡觉,一只鹬摸了拢去,伸头朝着它白生 生的肉就是一啄,那蚌连忙一合壳,把鹬的长嘴夹住,鹬拼命把蚌往岸上拖,威胁说,今天不下雨, 明天不下雨,涸死你!蚌也不示粥,说今天不张壳,明天不张壳,饿死你!正在相持不下之时,一个 渔夫走了过来,一把就把他俩捉住了。这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故事。

苏联老大哥,蹬车过来,一边拍摄,一边称赞:“啊清哈拉灼!寓意深刻!”

下来是桥燈,四十八节,每节是场戏,有悟空大闹天宫,有悟空三打白骨精;有五鼠闹京华,有 五鼠斗御猫;有断桥会,水漫金山寺……

苏联老大哥连连称赞:“呀,内容真丰富!”

最后,举行盛大的篝火晚会与苏联老大哥联欢,主会场设在饭山披上,一堆一堆的篝火,排列成 一长排,一直伸延到所谓的明天村。凝神远望那明天村比月亮亮爽,比银河灿烂,确实像在天上。三水中学屠润普老师触景生情,凝望样板楼灯光四射,一时心潮澎湃。滕书记的演讲一完,他就即席朗 诵道:

“那不是篝火,

那是天梯上的台阶!

共产主义天堂,

就在台阶级的顶端。

嫦娥来了,

牛郎,织女也都来了

还有

苏联老大哥也赶来了,

唱吧

跳吧

狂欢吧,

天梯已经搭好

样板就在眼前,

让我们手挽手

奔向共产主义的明天吧!”

苏联老大哥把它谱曲成歌,大家很快就学会了。于是就手拉手,围着大地,踏着老大哥手风琴的 节拍,集体舞了起来。

参加欢迎的除了区上领导,三水中学师生外,主要是赵岗大队新兴大队(即田家湾)群众、明天 大队(即岗南生产队)的年轻人。这是滕书记着意安排的,是要告诉人们,在共产主义浪潮的冲击 下,再也分不出么什姓赵姓田了。

联欢结束时,滕书记发表演说。他说:“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这里面当然包括消灭族性,根除族斗。

Sign in and Reply
Modify
Report

Replies, comments and Discus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