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Ad by
  • 请关注我们Twinkle 星悦假期 905-604-6100,尊享机票旅游优惠价,轻松走遍全天下
Ad by
  • 请关注我们Twinkle 星悦假期 905-604-6100,尊享机票旅游优惠价,轻松走遍全天下

如果你站在上帝的角度,

加拿大的医疗制度可能要先进和人性。这个和公有制,社会主义一样,平等但没有效率。劫富济贫是不是公平,是不是先进,这个没有定论。如果你站在自己这个阶层的角度(在中国是中等以上阶层,反正不是农民也不是车间里的工人,这里是普通大众),那加拿大的医疗确实问题很大,真急了可能不得不去美国,或回中国治疗。
Report

Replies, comments and Discussions:

  • 枫下家园 / 幸福家庭 / 国内网友的评论: 所以,与其喷加拿大的医疗制度(其实还是比墙国先进和人性多了),不如喷国内的教育制度,培养了多少巨婴。SHARP👍 +6
    • 如果你站在上帝的角度, 如果你站在上帝的角度, +1
      加拿大的医疗制度可能要先进和人性。这个和公有制,社会主义一样,平等但没有效率。劫富济贫是不是公平,是不是先进,这个没有定论。如果你站在自己这个阶层的角度(在中国是中等以上阶层,反正不是农民也不是车间里的工人,这里是普通大众),那加拿大的医疗确实问题很大,真急了可能不得不去美国,或回中国治疗。
      • 把我父母家代表全中国的医疗状况,全家4口人,三位医生,内外小儿科,从小到大全家住医院家属院,出国前从不知道看病要排队交费。最有资格对加拿大医疗系统指手划脚是ME. 听我抱怨过吗?就不喜欢比较抱怨后悔,这种人永远不会开心🤣 +3
        • 抱怨,多只在想得到,却得不到的时候,才会发生。不喜欢比较抱怨后悔的,遇到这样的情况,即使不抱怨,但不开心应该还是会有点的 +1
          • 去急诊室候诊几小时,观察社会的好机会,还可以想想初恋,你为什么不开心?我坐在急诊室的椅子上,医生出来和我说话,本来是站着说,说了几句话就调整姿势蹲在我面前说。。。直接治愈。一山看的一山高,比来比去,慌乱不迭,病越看越多。 +1
            • 你这是啥急症呵,还能有功夫想初恋。。。呵呵 +3
              • 我初恋是医生😂😂😂 +1
        • 喜欢这态度😄 +2
          • 😘
        • 301的吗?
        • 你不抱怨能说明什么问题?还有人把财产全部捐献呢。系统有不足,有人抱怨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不过我同意你说的中国培养了一些巨婴,比如那些说加拿大医疗系统不可被抱怨,抱怨是巨婴的人
          • 我说的是那些拿加拿大和中国比,抱怨加拿大免费医疗制度比中国医疗制度烂的网友,尤其是“我妻之死”的作者!加拿大医疗服务的不足,抱怨的人没想想自己就是problem?! 觉得中国好,尤其是大城市医疗条件好,请回国治病。真是要饭的还嫌饭馊,这是国内网友对这类网友的回答。
    • 人家写文章的目的不是清清楚楚地写了么?是要找出医疗过程中的"疏失和草率"。别忘了人家是法学博士。喷国内的教育制度能找出"疏失和草率"么?人家孩子都在加拿大免费入学了,回去关心国内教育么? 人家写文章的目的不是清清楚楚地写了么?是要找出医疗过程中的"疏失和草率"。别忘了人家是法学博士。喷国内的教育制度能找出"疏失和草率"么?人家孩子都在加拿大免费入学了,回去关心国内教育么?

      我妻子在加拿大温尼伯“健康科学中心”HSC住院的日子里,大部分时间都有我的日夜守候,使我目睹亲历了很多关于我妻子病情以及加拿大医疗体制针对危重病患的实际应对,使我有很多感慨和不解,也令我下定决心一定要付诸文字。
      这篇长文,我尽力客观陈述,因为在医学方面我有不可回避的短板,所以我特别希望国内外的医疗专业人士,特别是呼吸和肿瘤方面的专家学者能读到我的这篇文章,帮我厘清妻子整个病程,毕竟这其中有太多让我难以理解的地方。
      。。。

      所以,本文的第二个目的,即经过我的客观陈述,反省我作为丈夫的过失,同时让大家尤其是医学内行学者们来裁判,妻子走的过程是否存在体制的缺憾,以及具体医疗对应方面的疏失和草率。

      • 估计他们法学专业的上过公共大课,思维和实操手法高度一致。 BTW, 我昨晚给 HSC Winnipeg 发了个邮件,简单告知他们这个hot topic on social media, 同时希望听到他们那边的说法。因不明确温尼伯是不是Winnipeg,故有一问😀
        • 我大四的时候有一门课是健康医疗法,prof的背景是法学院+生物工程。我们那门课主要是讨论加拿大医疗体制的弊端,相关法规,分析过往case law的裁决以及现阶段医疗政策走向等。
          • 专业人士请多多发言。我是药学背景,未从事专业工作,知识都还给老师了,但思维训练还在😀
      • 他学习知识的能力有愧于博士头衔, 他学习知识的能力有愧于博士头衔,
        是个傻博士。医生的名字都记住了,就是不知道都是什么科的医生。从家庭医生,到急诊室医生,到重症监护医生,到癌症医生,你应该知道老婆的病诊断治疗的过程。病例中确诊了癌症是几期?到了四期全身已经都是癌细胞的扩散,而且进入了vital organs。Pathology report 会告诉你癌细胞的种类属于扩散极快的highly aggresive类型的,这个人已经是没救了,能活着出院的希望渺茫,只剩准备后事了。美国和加拿大虽然医疗系统类似,但是毕竟是俩个国家,有着不同的管理系统。美国的靶向药不是你想要就能拿到的。医生说去帮你找,其实就是不愿伤害你,敷衍你罢了。第一天还在找药,第二天老婆死了。
        • 刚看到有cbc的住院医师说有家属家人都死了,还逼着医生给上ICU.我在另一里转发他的文章。
        • 他在文中用的是中文音译名,我从曼省的Physician Directory中居然查到了HSC Winnipeg 他妻子主治医生的last and first name 。文中涉及到其它医生他有族裔和年龄的猜测描写。他说从美国搞药,我也觉得有问题。他事后托人要妻子的病历,也有问题,还把好心的人给卖了。
    • 耳朵三观很正,心有戚戚焉 +2
      • 😘